田令孜传

简体浏览|繁體浏覽
  田令孜,字仲则,蜀地人氏,本姓陈。

  咸通年间,任小马坊使。僖宗即位,升为左神策军中尉。当时,西门匡范任神策军右中尉,时人称他们两人为“东军”、“西军”。

  皇帝年轻不懂事,喜欢斗鹅跑马,多次到六王家中或兴庆池与诸王斗鹅,一鹅的输赢多到五十万钱。与内园的小儿更是亲昵,致使这些人倚仗宠幸,专横暴虐。起先,皇帝还是普王时,在普王府就与田令孜朝夕相亲,即帝位后,认为田令孜能知书,有谋略,善处事,再加上皇帝本身昏庸,只知逸乐,因此将政事全部交给他,且称他为“阿父”。自己则沉溺玩乐,不知检点。拿出左藏、齐天各库藏的金币,赐给倡优歌儿伎子的钱每日好几万,国用为之耗尽。田令孜对内园的小儿尹希复、王士成等人说,要他们劝皇帝登记京师两市的蕃华商贾,要他们将所有的宝货都送入内库,又派使者监督那些柜坊茶阁,遇有来陈诉的,都交给京兆尹打死。

  田令孜知道皇帝不是害怕,于是贩卖官爵,升官、任官全不必等皇帝降旨,赐官绯衣紫袍也不报告皇帝。所有制度全都废弛,内外串通作弊玩权。后来各处盗贼蜂起,上下相互掩盖隐瞒,皇帝全然不知道。那时朝中正直的贤人一个也没有,而那些奸邪贪鄙枉法的人把持朝廷,大家都缄默偷安。左拾遗侯昌蒙不胜愤慨,上书直言宦官滥用权势以乱天下。他的奏疏送进去,竟将他赐死于内侍省。

  宰相卢携,一向视田令孜意旨行事,每当田令孜对皇帝说什么或提出什么建议,卢携一定谄谀附和。起初,黄巢提出要任广州节度使,以罢兵停战为交换条件。而卢携想让高骈建功得宠(高骈其时为诸道行营都统),不同意黄巢的要求。为此又调换了关东的各节度使,黄巢乘机攻陷了东都洛阳。田令孜着急了,归罪卢携,扶拥皇帝西去。一行人走出金光门,到了咸阳沙野,有十多个骑兵对皇帝大声喊道“:黄巢是替陛下铲除奸臣,皇上今日西行,秦中父老百姓还有何依靠?请陛下回宫指挥。”田令孜喝斥他们,并要羽林军将他们都追赶斩杀。当即就让皇帝骑上羽林军的白马,昼夜奔驰,直到骆谷才停下休息。那时,陈敬蠧正任西川节度使,陈敬蠧,是田令孜的亲哥哥。因此,田令孜请皇帝到四川去。

  皇帝诏令任田令孜为十军十二卫观军容制置左右神策护驾使。到了成都,晋升田令孜为金吾卫上将军,兼判四卫军,封爵晋国公。皇帝见蜀地狭小褊隘,心中郁郁不乐,每日只是和嫔妃内侍赌博宴饮,常常捋臂北望,怆然泪下。田令孜遇有机会就向皇帝报告何处战胜,何人有功,为之解说,并呼万岁。皇帝也因而龙颜大悦。田令孜盛赞郑畋、王铎、程宗楚、李钅延、陈敬蠧并力抗敌,贼人不足为虑。皇帝说“:好。”

  当初,成都招募了陈许兵三千人,都戴黄帽子,号称“黄头军”,是用来防御蛮人的。皇帝到成都后,慰劳将士们甚厚。

  从京都扈从而来的人先已赏赐过了,但所得比不上黄头军,于是都暗暗埋怨田令孜。田令孜明白,就设酒宴会请诸将,用黄金壶盛酒,就将这些金壶赐给众将领。黄头将郭琪不肯喝,说:“如果军容使能改变偏惠部分人,而使所有将士都能沐恩,我将万分感谢。”田令孜盯着他,问“:你建过功劳吗?”那黄头将答“:与党项交战,逼退契丹,大小经历几十战。这就是我郭琪的战功。”田令孜勉强压住怒火说“:我知道了。”就在他的酒中偷放了毒鸩。郭琪喝了后,飞驰回家,杀了一个婢女,喝了她的血,这才解了毒得不死。

  于是郭琪半夜烧毁营地,剽夺城邑。陈敬蠧发兵攻打,郭琪败,逃奔广都,后来去依附高骈。皇帝听说发生变乱,与田令孜保东城,登楼闭门自守,群臣均见不到皇帝。左拾遗孟昭图请求面见皇帝,也不召见,于是孟昭图送进奏疏恳切陈述“:君与臣是一体的两个方面,国安,大家都太平,国危,则大家都蒙难。当日皇帝西巡,没有通知南司,所以宰相、御史中丞、京兆尹都陷于贼手,只有两军中尉因扈从护驾得以保全。现在百官中能在此地的,都是冒千难万险死里逃生才到达的。日前黄头军叛乱,前殿遭火,陛下只与田令孜闭城自守,不召见宰相,不与群臣商议。众臣欲入不得,求见不许。

  再说,天下,是高祖、太宗创立的天下,不是北司的天下;陛下,是全九州的天子,不是北司的天子。北司难道全都比南司更忠心?廷臣难道都不如敕使有用?文宗时,宫中有灾,左右巡使不到,都受到严厉的斥责。哪有天子被迫流离失所,而宰相不参与弭祸、群司百官都弃若路人的?过去的事已经过去了,但对未来,还得好好打算。”奏疏送进去,田令孜隐匿不报告,却假冒皇帝名义下诏书贬孟昭图为嘉州司户参军,又派人将他淹死在蟆颐津。在上奏疏之前,孟昭图心中完全明白说正义之言定会遭害,对他家的仆人说:“大盗未灭,阉竖离间君臣。

  我是谏官,不可坐视国家覆亡,我的奏疏送上去,我必死无疑,到那时,你能去为我收尸吗?”仆人答应。至此,为他收敛埋葬,整个朝廷都为之痛惜。

  黄巢乱平,田令孜因王铎是文臣,且无战功,而第一个提议召沙陀兵来助战的是杨复光,想归大功于北司(杨复光也是宦官),所以罢了王铎的都统职务,论杨复光为第一功。事后又担心杨复光会排挤自己,所以赏赐不厚,加官不高。田令孜自称他决策于帷幄之内,能取胜于千里之外,王室安危轻重,全系于他一身。所以出入时十分倨傲。其时,杨复光死,田令孜去了一块心病,即刻罢了他弟弟杨复恭枢密使的官职。中人曹知悫,是个富家子弟,为人深沉且有勇谋,贼在长安时,曹知悫带清、浊两谷的人倚山屯守,不降贼人。暗中教一些口音同于贼人的士兵换上贼兵的衣服,夜里入长安袭击贼营,贼人大惊。皇帝听说后,赐给金鱼紫袍,升为内常侍。曹知悫听说皇帝要回京了,曾夸口说:“我将要列兵大散关下,审查群臣,只让那些可以回来的人入关。”田令孜嘴上说好,可秘密派王行瑜率领..州的兵马度过嵯峨山,袭击曹知悫,把他们全杀了。从此,更加肆无忌惮,钳制天子,不让皇帝有自己的主张决断。皇帝受其控制,与左右谈起就流泪饮泣。

  杨复光的部将鹿晏弘、王建等人率领八都的人马二万,攻取了金州、洋州等地,进而攻打兴元,节度使牛顼逃奔龙州,鹿晏弘就自任留后,任王建、张造、韩建等人为都刺史。皇帝将回京,鹿晏弘怕遭讨伐,于是带领人马前去许州。王建则率领了义勇四军到西县迎接圣驾。

  皇帝仍让王建及韩建等人带领他们的队伍,称之为“随驾五都”。田令孜因杨复光的缘故,才封他们为诸卫将军,且收他们为养子。另行召神策新军,以一千人为一都,一共五十四都,分为左右十军统辖。又派出亲信暗察各镇,有不附从自己的都找个罪名把他们除掉或贬谪。

  田令孜的养子匡..去宣慰河中军,王重荣招待甚周,执礼甚恭,但匡..极为倨傲,全军都被激怒。王重荣于是一一指责田令孜罪状,斥责匡..的无礼,监军从中调解才罢。匡..回来后,将此事告诉田令孜,劝田令孜除掉王重荣。田令孜向皇帝奏请将安邑、解县两盐池交由盐铁使,收赋做军需。他自己则兼两池的榷盐使(中和年间,王重荣截留盐赋,每年献盐三千车,余则归己)。王重荣不肯奉诏,且上表检举田令孜十大罪状。

  田令孜乃自己带兵讨伐王重荣,征调了..宁节度使朱玫、凤翔节度使李昌符,会同..、延、灵、夏等州的兵共三万人,屯兵沙苑。王重荣劝说太原李克用联合打田令孜。李克用上书奏请诛杀田令孜、朱玫。皇帝从中调和,未能成功。两军在沙苑大战,王师败,朱玫逃回..州。朱玫与李昌符两人都耻于替田令孜效力,于是回兵与王重荣联手。神策军溃败而退,在回京路上一路抢掠,尽成废墟。李克用逼近京师,田令孜窘困无法,于是在坊市纵火,劫持皇帝夜里打开开远门出逃。自从黄巢攻陷长安,烧毁宫室房舍十分之七。后来京兆尹王徽修治补葺才有个大概。这时田令孜喊叫“:王重荣造反了。”下令焚烧宫城,致使仅有昭阳、蓬莱等三宫存留。王建带领义勇四军护卫皇帝,夜里经牢水,到达陈仓休息。李克用回到河中,朱玫害怕李克用威势相逼,与王重荣联合上书奏请诛杀田令孜,自己则兵驻凤翔。田令孜请皇帝去兴元,皇帝不肯。田令孜乃派兵夜里突入皇帝寝宫,劫驾而去。群臣无一人知晓,连宰相萧遘等人都未能跟随。朱玫鼓励兴元节度使石君涉焚毁阁道,断绝皇帝西去的主意。萧遘怨恨田令孜劫持天子,造成方镇的变乱,派朱玫去追还皇帝乘舆。

  朱玫领兵追赶,打败兴凤杨晟军。皇帝到达梁州、洋州,转向南行,朱玫兵追及中营,杀戮无数。田令孜怕有人谋害自己,蒙着脸前行。沿途多有盗贼,派王建率领长剑手五百人前驱清道。皇帝将传国宝玺交给王建,要他背着。一行人到达大散关,道路险阻,皇帝多次几乎遭难。于是分军屯守灵壁,抵御追兵。朱玫长驱跟随追赶皇帝,皇帝因阁道被焚,改走别的路,十分疲惫。便枕在王建膝上,小睡片刻,醒后才能进食,最后到达兴元。朱玫、王重荣上表请诛田令孜,安慰群臣。皇帝下诏任田令孜为剑南监军使,但却不去赴任。王重荣请皇帝去河中,田令孜百般阻挠,未能成行。宰相萧遘率群臣中在凤翔的一起联名上书检举田令孜专国酿祸,用奸邪之计,挑拨将帅,致使乱起,请求依法诛之。皇帝还未及审理,就诏令王重荣运饷粮十五万斛到行宫。王重荣因田令孜在那里,不肯奉命。朱玫则拥奉嗣襄王誰即帝位。直至朱玫败亡,皇帝才得重返京师。

  当初,皇帝入蜀,诸王都徒步跟随。

  寿王走到斜谷走不动了,田令孜来督促他跟上来,寿王说足扭伤了,如有马那就能跟上。田令孜发怒,举鞭便打,强迫寿王行走。寿王深以为耻。及至皇帝病了,朝内外都属意寿王继立,田令孜入宫侍候皇帝时问“:陛下还记得臣么?”皇帝双眼盯着不语。田令孜自封为剑南监军使,调天子的奉銮军自卫,昼夜兼程,驰入成都。上表只称辞官求医,诏令同意。

  不久被削官爵,流放儋州,但他仍依靠陈敬蠧而不走。

  寿王即位,是为昭宗。杨复恭代为观军容使,王建出京任壁州刺史。王建攻取了利州,自己设置防御使,接着攻下阆、邛、蜀、黎、雅等州,皇帝诏令即以邛、蜀、黎、雅四州设置永平军,任王建为节度使。田令孜想与王建联手对抗朝廷,还说:“王建,是我儿子。”写信召王建。

  王建很高兴,带领麾下前往。将到,陈敬暄不让进关。王建很生气,将兵包围了成都,田令孜登上城楼,对王建说“:老夫一向待你不薄,现在为何要困我?”王建说“:父子之恩,我哪敢忘记!只是父亲您自绝于朝廷,如能改过,我们依然父子如初。”田令孜说“:我要和你当面商议。”

  王建同意。夜里,田令孜带了符印旌节交给王建。第二天,王建入成都,将田令孜囚禁在碧鸡坊。以前,右神策统军宋文通遭诸军忌恨,田令孜因事召见他,打算就此杀了他。及至见到他,很喜欢他收他为养子,名彦宾,也就是李茂贞。李茂贞上书为田令孜申诉无罪,诏令为湖南监军。两年后,与陈敬暄同日死。临刑时,撕绸子搓为绳索,交给行刑者说:“我曾任十军容,杀我岂得无礼!”且教缢杀人的方法,据说田令孜死后面色均不变。乾宁年间,诏令恢复官爵。
<
目录
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