高丽传

简体浏览|繁體浏覽
  高丽,本是扶余的别种。其地域:东边跨海可到新罗,南边渡海可到百济,西北渡辽水与营州接壤,北边是....。其国君住在平壤城,也称作长安城,即汉时的乐浪郡,距离京师有五千多里,顺山势环绕作为外郭,南边滨临氵贝水,王就在其左侧建筑宫室。还有国内城、汉城,称之为别都。河流有大辽、少辽:大辽源于....西南山中,南流经安市城;少辽源于辽山西,也南流,还有梁水源自塞外,西流与少辽会合。还有马訾水,源于....的白山。水色如鸭头,故称鸭绿水。流经国内城之西,与盐难水会合,又西南流至安市,最后入海。平壤在鸭绿水东南,用大船渡人。并依仗此水为天堑。

  官职共分十二级:大对卢(或称吐扌卒)、郁折、太大使者、帛衣头大兄、大使者、大兄、上位使者、诸兄、小使者、过节、先人、古邹大加。郁折,主管地图户籍;帛衣头大兄,掌管国政。所谓帛衣,乃指先人。三年一换,若政绩卓著就不换。

  到交替之时,如有不服就互相攻击。王则关闭宫门守卫,听凭得胜者任该职。

  州县共有六十个。大城设置一亻辱萨,有如都督;其他的城设置处闾近支,也叫道使,有如刺史。下有参佐,分掌各事。还有大模达,有如卫将军;末客,有如中郎将。

  全国分五部:内部,即汉时的桂娄部,也叫黄部;北部,即绝奴部,或叫后部;东部,即顺奴部,或叫左部;南部,即灌奴部,也叫前部;西部,即消奴部。

  王穿五彩服,用白罗做冠,皮带都用金扣。大臣戴青罗冠,次一级戴绛罗冠,插两根鸟羽,用金银杂色扣。衣服窄袖,裤子大脚口,用白皮带,穿黄皮鞋。百姓们则穿粗布衣,戴便帽。妇女头上用巾帼装饰。民俗喜欢下围棋、投壶、踢球。

  进餐时用笾、豆、..、簋、..、洗等用具。

  人们倚山谷而居,用茅草盖屋,只有王宫、官府、佛庐才用瓦。贫民冬天都做一长坑,下面烧微火以取暖。其治国之道,用严刑峻法,所以很少有犯罪的。如有叛国的,用许多火炬烧灼身体,然后斩首,没收财产;降敌、战败、杀人及抢劫的斩首;偷盗的赔偿十倍;杀牛马的没收为奴婢。所以能做到道不拾遗。婚娶不用聘礼,有收聘礼的大家都认为可耻。父母死,服丧三年;兄弟死,丧期只一个月。

  民间有众多祭祠,祭祀灵星神、日神、箕子神、可汗神。国城东有个大穴,叫作神隧,每年十月,王都要亲自祭奠。人民爱好学习,即使是穷家小户,也学习认真努力。通衢大道都建有大屋,称之为局堂。

  未婚的子弟都在此集中,读书习射。

  隋朝末年,其王高元死,异母弟建武即位。武德初年,两次派使臣入朝献贡。

  高祖写信给王修好,约定高丽人因故留在中国的将护送他们回国,中国人因故留在高丽的也请让他们回国。于是高建武搜寻全部留于此的亡命华人,将他们交还有司,前后将近万人。三年后,皇帝派使者去委任王为上柱国、辽东郡王、高丽王。还派道士带了天尊像及道法前去,为他们讲《老子》。建武非常高兴,带领国人一起听讲,每日都有几千人。皇帝对左右说“:名实之间应该相符。以前高丽虽然称臣于隋,但终于抗拒炀帝,哪里称得上是臣子呢?我的目的在于使人民安居乐业,何必一定要他们对我们称臣?”侍中裴矩、中书侍郎温彦博劝谏说:“辽东,周时是箕子的封国,魏晋时犹在故封之内,不可以不称臣。况且中国与夷狄,就好像太阳之与众星,不可以降尊。”高祖的想法作罢。第二年,新罗、百济上书,说建武封闭道路,使他们不能入朝,且又多次侵扰他们。皇帝诏令散骑侍郎朱子奢持节前往调解。建武谢罪,请求与两国和好。

  太宗擒获突厥的颉利,建武派使者入朝庆贺,同时献上封域图。皇帝诏令广州司马长孙师去收葬隋朝时战死者的骸骨,毁掉高丽所埋的大坟。建武担心会打他,于是筑长城一千里。东北起自扶余城,西南迄于海。后来,派太子桓权入朝献特产,皇帝赏赐甚厚。诏令陈大德持节前去答谢慰劳,同时暗察情况。

  大德到了高丽,对各官守都有厚赠,因此得以了解其国内的所有情况。见到客居于此的华人,就一一告诉他们亲戚的存亡情况,以致人人感动得流泪。所以大德所到之处,士女们都夹道观看。建武陈列大规模武装部队让大德观看。大德回来汇报情况,皇帝很高兴。大德又说:“听说高昌灭亡时,高丽的大对卢曾三次至馆,礼貌甚周。”皇帝说:“高丽,地只有四郡,我发兵几万人攻辽东,各城一定来相救。我用水军从东莱泛海到平壤,是十分容易的事。只是天下刚刚太平,我不想再劳动人民。”

  有个叫盖苏文的人,或称作盖金,姓泉氏,自称是水里涌出来的,用以惑众。

  他生性凶猛残暴,他的父亲是东部的大人、大对卢。死后,其职位该由盖苏文继任,但是国内人民不喜欢他,因此不能任职。盖苏文向人民叩头道歉,请求让他暂代此职,如果有不称职的地方,再被大家罢免也不懊悔。人民同情了他,让他继任。盖苏文任职后,依然凶残不讲人道。各位大臣与建武商议准备除掉他。

  盖苏文知道了,把各部的兵力都召集拢来,假称要大阅兵,还陈列丰盛的酒宴请大臣们来检阅。大臣们到了后,盖苏文把他们全杀了,共有一百多人。接着就驰马入宫杀了建武,分其尸,丢在沟里。

  改立建武弟弟的儿子藏为王,自己任莫离支,掌管国事,有如唐朝的兵部尚书、中书令的职务。盖苏文的形象魁梧英俊,有一部漂亮的大胡须,他的衣服、帽子都用金子装饰,身佩五刀,雄赳赳的左右都不敢仰视。他要贵人跪伏在地上,踏着贵人的背上马。出入都要陈列仪仗及军队,开路者大声呼喊驱赶闲人,行人们都因害怕而逃窜,甚至自投坑谷。

  皇帝听说建武被手下人所杀,为他难过,派使者持节前往吊祭。有人劝皇帝讨伐盖苏文,皇帝不想在丧事中出兵讨伐。乃委任藏为辽东郡王、高丽王。

  皇帝说“:盖苏文杀君窃国,我攻取他是很容易的。不过我不愿意辛苦人民,怎么办?”司空房玄龄说:“陛下兵强力壮,藏而不用,是实践‘止戈为武’的道理。”

  司徒长孙无忌说:“高丽没一个人来告难,那就赐书安抚一下,不提他国内发生的问题,只抚恤活着的人。他们一定会感恩听命的。”皇帝说“:好的。”

  正好新罗派使者上书说:“高丽、百济正在联合,准备侵扰我国,希望能得天子的保护。”皇帝问:“怎么样才能免祸呢?”使者说:“我们毫无办法了,只求陛下怜悯我们。”皇帝说“:我派一支队伍率领契丹、....兵入辽东,你们国家可以缓和一年。这是一个办法。我赐给你国绛袍丹旗几千,装佩陈列起来。那两国见了,会认为我的军队到了,一定会退走。

  这是第二个办法。百济自恃有海,所以军械准备不多。我用几万水军去打他;你国是女王,所以被邻国欺侮,我派宗室去主持你国,待国家安定了再交你们自己管理。这是第三个办法。你看用哪一种办法好呢?”使者无法回答。皇帝乃派司农丞相里玄奖带了玺书去责备高丽,要他们不去打新罗。使者还没有到达,盖苏文已攻取了新罗的两个城。玄奖宣谕皇帝的旨意,盖苏文回答说:“往日隋侵略我们时,新罗借机夺了我五百里地。

  今日不把地全部夺回来决不罢兵。”玄奖说“:过去的事不要再计较了。辽东原本是中国的郡县,现在天子尚且不取,高丽怎敢违抗旨意?”盖苏文不听。玄奖回来据实汇报,皇帝说:“莫离支杀了国君,残虐其下属如驱兽入坑阱,百姓怨声载道,我出师还怕无名吗?”谏议大夫褚遂良说“:陛下发兵渡辽,一举成功固然很好;但万一不能速决,将会继续发兵,则安危不可臆测。”兵部尚书李责力说:“不,过去薛延陀侵扰边陲,陛下打算追击,魏征苦谏后作罢。当初如果穷追下去,不让一马生还就好了。后来他们又来骚扰,至今是一憾事。”皇帝说“:确实如此。不过因一念之失而埋怨,以后还有谁为我出主意了?”新罗多次请求援助,于是发吴船四百艘运粮,诏令营州都督张俭等调幽州、营州的兵及契丹、奚、....的兵出讨。正遇辽水泛滥,撤军。莫离支害怕了,派使者献金,皇帝不接受。使者又说“:莫离支派官员五十人入朝宿卫。”皇帝怒责使者:“你等本献身高武,而不为他殉节死义;而今又与叛逆者同谋,罪不可恕。”将他们全部下狱。

  于是皇帝准备亲征,召长安的老人告慰说“:辽东原是中国的疆域,而莫离支叛杀其主,我准备亲自去处理。现在向父老们保证:你们的子或孙跟我去的,我会照顾他们的,不用担心。”当即厚赐布、粟。群臣都劝皇帝不要去。皇帝说:“你们的意思我知道。离本而就末,舍高而取下,弃近而去远,三者都是不祥之举,伐高丽就是这样的事。不过,盖苏文杀他君王,又杀害大臣以逞己意。他一国之人都伸颈待救。劝我不去的人只是还不了解情况。”于是北运粮到营州,东储粮古大人城。皇帝到达洛阳,派张亮为平壤道行军大总管,常何、左难当做副总管,派冉仁德、刘英行、张文干、庞孝泰、程名振为总管,统率江、吴、京、洛等地召募之兵四万人,吴船五百艘,泛海去平壤;派李责力为辽东道行军大总管,江夏王道宗做副总管,张士贵、张俭、执失思力、契必艹何力、阿史那弥射、姜德本、麴智盛、吴黑闼为行军总管,统帅骑兵六万去辽东。皇帝下诏:“我所过之处,行营安顿不要通告地方,饮食不需山珍海味,河水浅可以徒涉的不要架桥。行宫不是靠近州县的不得令学生、老人夹道迎接。

  往日我提剑平乱,当时百姓家无一月粮,所到之处尚极靡费。如今有幸家富人足,只怕更要为饷军操劳了,所以赶牛羊来以供军用。我有必胜把握五个:以我大军击他小军,以我有道伐他无道,以我国安乘他国乱,以我逸军敌他疲军,以我民乐抵他众怨,还怕不能取胜吗?”又调拨契丹、奚、新罗各君长的兵会合。

  贞观十九年(645)二月,皇帝从洛阳到定州,对左右说:“现在天下大定,只有辽东尚未宾服。其后代因兵马强盛,又有谋臣诱劝出兵征讨,丧乱由此而起。

  这次我亲自征伐,决不留遗患给后代。”

  皇帝坐在城门口,军队走过时,对每一个人都加抚慰,有害病的,皇帝必定亲自去看望,下令州县治疗,士兵们十分欢欣。

  长孙无忌上奏“:天下的符节鱼契均随陛下来此,而宫官只有十人,会使天下以神器为轻。”皇帝说“:度辽水来此的士兵有十万,他们都抛家别亲,我有十个随从,还因多而有些惭愧呢。你不要再说了。”

  皇帝亲佩弓箭,还结两箭袋在鞍后。四月,李责力渡过辽水,高丽都闭城坚守,皇帝发大量酒肉让士兵饱餐,于是结帐幽州之南,诏令长孙无忌誓师,引兵东进。

  李责力攻克了盖牟城,得户二万,粮十万石,以其地列为盖州。程名振攻沙卑城,夜攻入城西,全城溃败,俘虏八千人,并派兵在鸭绿江上游弋。李责力围困辽东城。皇帝到达辽泽,诏令收葬隋时战死而未掩埋的骸骨。高丽集中新城、国内城的四万骑兵来救辽东。道宗率领张君耣迎战,君耣退却,道宗带领骑兵猛杀过来,高丽兵败退。道宗攻占桥梁,收集散兵,登高而望,见高丽兵阵中杂乱喧闹,急攻,一举而破,斩首一千多人,又诛杀君耣示众。皇帝渡过辽水,下令撤掉桥梁,以坚士兵之志,扎营马首山。皇帝到城下,见士兵挑土填堑,为他们分担,对那些担得重的,皇帝亲自在马上为他们帮一把力。群臣都震惊而感奋,争先恐后地搬土块送去。辽东城内有个朱蒙祠,祠内有铠甲、利矛,胡说这是前燕世时天降之物。那时,围城正紧,城中用美女装扮成女神,说什么朱蒙心情好,城市必能受福完好。李责力将抛车排列城下,用车抛大石,可飞出三百步以外,石落处人物均被砸坏。高丽架木为战楼,结粗绳网,都无法抵御飞来的大石。李责力又用冲车撞其楼阁,无不倾塌。这时,百济奉上漆金铠,又用玄金做山五文铠,让士兵披着随后。皇帝与李责力会合,铠甲在阳光下闪闪耀眼。这时,南风紧吹,士兵纵火烧城西南。火势延入城中,房屋几乎烧尽,被烧死的人约有万余。战士登城,高丽人蒙着盾抵御,士兵们用长矛捣,且用擂石抛击如雨。城破,俘获强兵一万人,百姓四万人,粮食五十万石。列其地为辽州。当初,皇帝从太子所居的行宫起,每三十里置一烽火台,并与太子约定:攻下辽东,点烽火通报。这一天,烽火直传入塞内。

  王师进攻白崖城,城背山临水,十分险峻。皇帝扎营西北。高丽酋长孙伐音暗中来请降,但城中尚意见不一。皇帝赐他一面旗,说:“如果全城能降,就把旗竖在城楼上。”不一会儿,旗子竖起来了,城内的人都以为唐兵已经登上城楼了,于是投降。当初,伐音请降后曾经后悔。

  皇帝气他反复,乃与王师约:城破后城中人物都给各将。现在伐音降,李责力说:“战士所以奋勇向前,为的是想得到敌方的财物。现在城即将攻破,不能接受投降辜负了将士们。”皇帝说“:将军的话说得不错,不过,纵兵杀戮,抢人妻儿是我不忍见到的。将军麾下有功的,我用国库中东西赏赐他们,大概可以为你赎下这一城吧。”受降后,获男女一万人,兵二千。皇帝即以其地列为岩州,委任伐音为刺史。莫离支调加尸的人七百名戍守盖牟。李责力将他们全俘虏了。这些人都要求随军效力。皇帝说“:你们的家都在加尸,你们为我作战,他们都会被杀的。

  夷灭一家人而求得一个人之用,是不可以的。”发给粮食让他们回家。

  皇帝进驻安市。高丽北部亻辱萨高延寿、南部亻辱萨高惠真率高丽及....的兵十五万来援救。皇帝说“:他们如果将兵凭据高山,连接安市而坚守,取城中粮吃,纵....兵抢掠我们的牛马,我们进攻将不能取胜,这是他们的上策;整个城乘夜色离去,这是他们的中策;如果要与我刀兵争锋,那就要成我的俘虏了。”有个大对卢为高延寿谋划“:我听说前不久中国大乱,英雄并起,其中秦王最神武,所向无敌,遂平天下,南面称帝,北狄、西戎无不臣服。现在倾国而来,谋臣重将都集中在此,其锋锐不可当。现在最好是屯兵不战,旷日持久,暗中派遣奇兵绝其粮道。不要十天半月他们粮尽,那时他们欲战不得,欲归无路,我们就可以取胜了。”高延寿不听。领军在安西四十里外屯扎。皇帝说“:敌人落到我的计策里来了。”命左卫大将军阿史那社尔带突厥一千骑兵试与之交手。高丽人常将....的尖兵打先锋,社尔的兵与之交手即败。

  延寿说:“唐兵容易打。”前进三十里,挨着山麓列阵。皇帝下诏书给高延寿“:我因为你们国内有悍臣杀害国君,所以来问罪。虽有交战,非我本意。”延寿相信,按兵不进。皇帝夜里召集各将,派李责力率领步兵骑兵一万五千人在城西岭列阵挡敌;长孙无忌、牛进达率精兵一万人从狭谷出击敌背;皇帝自己带四千骑兵偃旗息鼓到敌营北山上。与各军约定“:听见鼓声同时举旗。”又命令在朝堂旁扎一大帐篷,说:“明天中午,在此地接纳降敌。”当天夜里,流星堕落延寿军营。第二天早上,敌人看李责力人马不多,就出战。皇帝望见长孙无忌那边尘土飞扬,就令鼓角并作,兵旗齐举。敌惶惑无措,准备分兵抵御,但队伍已经乱了。李责力用步兵长枪击败敌人,长孙无忌击其后背,皇帝则从山上驰下。贼人因之大乱,斩首二万。延寿收集余众背山坚守。无忌、责力合力包围。又拆掉桥梁,断他归路。皇帝在马上观察敌营垒,说:“高丽倾国而来,一战而败,是天助我也。”于是下马再拜谢天。高延寿等估计势穷,举众来降,入辕门后,跪着前行,拜手请命。

  皇帝问“:以后还敢与天子抗敌吗?”延寿惶惧无法作答。皇帝选拔了酋长三千五百人,全部授以官职,允许他们内迁。其余三万多人全部放还。诛杀....三千多人,获马牛十万、明光铠一万件。高丽全国震惊,后黄城和银城两城人民全部迁走,以致几百里内没有人烟。皇帝手书由驿使飞报太子及各臣:“朕为将如此,汝等以为如何?”因称皇帝所到的山为驻跸山,画破阵图,刻石纪功。授官高延寿为鸿胪卿,高惠真为司农卿。巡守兵抓到个侦察人送来,皇帝为他解绑。那人说已有三天没吃东西了,皇帝命让他饱餐,赐他麻鞋,对他说:“回去告诉莫离支,若想知军中消息,可派人到我这里来。”皇帝每次扎营,都不挖堑筑垒,只是派巡逻而已,士兵们运粮,虽只单人匹马,高丽人也不敢掠夺。

  皇帝与李责力商议下一步进攻方案,皇帝说“:我听说安市地险而兵强,以前莫离支打他都不能胜,这才与他交好。

  建安自恃地势险绝,粮多而兵少,若出其不意而攻之,必能胜。得到建安后,则安市在我掌握之中了。”李责力说:“不。我们的粮食囤积在辽东,而却西去击建安。

  贼人将会堵住我们的归路,不如先攻安市。”皇帝说:“好的!”乃攻安市,但不能攻下。高延寿、高惠真献计:“乌骨城的亻辱萨已年迈,一攻即得。乌骨城攻克了,平壤城就易得了。”众臣也认为张亮军在沙城,召他一夜就能到。假若攻取乌骨,渡过鸭绿江,迫其腹心,确是好主意。长孙无忌说:“天子亲征,不宜行险侥幸。如果前去乌骨,安市有十万兵马在我背后。不如先破安市,再向南进军,这是万全之策。”此计作罢。安市城中见到皇帝的旗帜,就登城鼓噪谩骂。皇帝怒,李责力请求城破之日将男子杀尽。敌人听说此事,人人死战,道宗筑土山攻城东南,敌人就将城加高;李责力攻城西,用撞车撞破的地方,高丽即刻就扎起木栅成楼。皇帝听见城中鸡猪之声,说:“围城很久,烟囱里都不冒烟了,今日鸡啼猪叫,一定是杀了给士兵吃。他们将会夜里出城的。”诏令严加警戒,到半夜,城中几百人缒出,全部被抓获。道宗用树枝裹土堆积起来,距城只几丈远,派果毅都尉傅伏爱守望。土山自高处倒压在城上,城塌。恰好伏爱私离所守,高丽兵从城缺处出来,占有了土山并将它堑断,聚火围盾固守。皇帝极为生气,斩杀伏爱,命诸将攻扑,三天都不能攻下。

  皇帝下令班师,将辽、盖两州的人全部内迁。兵过安市城下,城中屏息偃旗,酋长登城拜辞。皇帝赞赏他能坚守,赐绢百匹。辽州尚有粮十万斛,士兵也不能全部取走。皇帝行至渤错水,泥泞路断,八十里不通车马。长孙无忌、杨师道等率领一万人斫草填塘,连车作桥。皇帝也在马上背柴草帮助劳役。到十月,才全部渡过来。天降大雪,诏令在道边燃火等待渡沼泽之人。启行时,士兵十万人,马一万匹,及归,人死了一千多,马匹死了十分之八。水师七万,死了也有几百人。诏令集中战死者葬在柳城,用太牢祭奠。皇帝前往哭悼,众臣也都流泪。皇帝等人飞驰入临渝关,皇太子在道边恭迎。当初,皇帝与太子告别时,身穿褐袍,说:“待回来见你时,再换此袍。”

  这袍已是两季没换,有的地方已经破了。

  群臣请皇帝换袍,皇帝说:“兵士们都衣服破烂,我能穿新衣服吗?”到这时,太子送上干净衣服才换。辽东城降众有一万四千人,该收为奴婢,先集中在幽州,准备分赏给战士。皇帝可怜他们父子夫妇离散,就命有司用布帛赎下,赦为百姓。

  降众列队拜谢欢呼,三天不止。高延寿降后,因忧郁而死,只有高惠真到了长安。

  第二年春天,高藏派使者来献土产谢罪,并献二美女。皇帝下令送还,对使者说“:美色,是人所喜欢的,但我可怜她们离开父母兄弟而伤心。我不能留她们。”当初班师时,皇帝曾将弓服赐给盖苏文,他收下了,但没派使者来表谢,于是下令削弃朝贡。

  贞观二十一年(647)三月,诏令左武卫大将军牛进达为青丘道行军大总管,右武卫将军李海岸做副总管,从莱州渡海;令李责力为辽东道行军大总管,右武卫将军孙贰朗、右屯卫大将军郑仁泰为副总管,率领营州都督兵,由新城道进军。

  驻军南苏、木底,高丽兵拒战不胜,李责力纵火烧毁其外城。七月,牛进达等攻克石城,进攻积利城,斩杀几千人。水陆两军都回朝。高藏派儿子莫离支高任武来朝谢罪。

  贞观二十二年(648),又派右武卫大将军薛万彻任青丘道行军大总管,右卫将军裴行方任副总管,从海道入高丽。

  部将古神感与高丽兵战于曷山,高丽败;乃乘夜色偷袭王师的船,又被伏兵击败。

  薛万彻渡鸭绿江,前往泊灼城,在距城四十里处扎营。高丽人害怕,抛弃房舍城市而去。大酋所夫孙来迎战,万彻将他斩杀,于是围城,击破援兵三万,班师。

  皇帝与长孙无忌商议“:高丽为阻挠王师入境,兵民死亡不少,田岁不收。盖苏文筑城墙建工事,手下饥饿劳累而死的不少,国家困窘至极了。明年发三十万人马,你任大总管,一举就可歼灭了。”于是诏令剑南大力造船,蜀人愿给钱江南,请代为造船,每船用缣一千二百匹。巴、蜀人民极为不安。邛、眉、雅三州的獠人起来造反,调发陇西、峡内的兵两万将叛乱平定。当初,皇帝决定征讨高丽,所以诏令陕州刺史孙伏伽、莱州刺史李道裕在三山浦、乌胡岛存储粮食、军械,令越州都督制造大楼船战舰。皇帝崩,征高丽事作罢。高藏派使者来吊唁。

  永徽五年(654),高藏用....的兵攻契丹。战于新城,正遇大风,箭都被吹回来,契丹乘势反击,高丽大败。契丹纵火郊野再战,战死者相枕藉,集中掩埋处理。契丹派使者报捷,高宗为之发露布于朝。永徽六年(655),新罗来诉高丽、....夺他三十六城,希望天子救援。皇帝诏令营州都督程名振及左卫中郎将苏定方率师讨伐高丽。到达新城,打败了高丽兵,纵火烧毁外城及村落后回朝。

  显庆三年(658),又派程名振率薛仁贵征高丽,未能取胜。两年后,天子平定了百济,乃派左骁卫大将军契必艹何力、右武卫大将军苏定方、左骁卫将军刘伯英率众将出氵贝江、辽东、平壤道去讨伐高丽。

  龙朔元年(661),广泛募兵,委任各将,天子准备亲征。蔚州刺史李君球建议“:高丽不过是个小丑,何劳倾全国的兵力来对付?即使把高丽灭了,必须派兵镇守。

  兵少了,声威不振;多派兵,则人不安。

  天下将为戍守事疲于奔命。臣以为不如不去讨伐他们、消灭他们。”正好武后也苦谏,亲征乃止。八月,苏定方在氵贝江大败高丽兵,夺得马邑山,进而围困平壤。第二年,庞孝泰用岭南兵驻守蛇水,盖苏文去攻,全军覆没。苏定方撤围而归。

  乾封元年(666),高藏派儿子男福随从天子去封泰山。这一年盖苏文死,其子男生代为莫离支。他弟弟男建、男产与他不和,男生据守国内城,派儿子献诚入朝求救,盖苏文弟净土也请求割地入降。于是诏令契必艹何力为辽东道安抚大使,令左金吾卫将军庞同善、营州都督高亻品为行军总管,左武卫将军薛仁贵、左监门将军李谨行随后而行。九月,庞同善击破高丽兵,男生率师来会。诏令委任男生为特进、辽东大都督兼平壤道安抚大使,爵封玄菟郡公。又派李责力为辽东道行军大总管兼安抚大使,与契必艹何力、庞同善合力,还诏令独孤卿云、郭待封、刘仁愿、金待问等人并为行军总管,听李责力指挥,又令将燕、赵的粮草转运辽东。第二年正月,李责力引军至新城,召诸将谋划:“新城,是高丽的西鄙,不先攻下,其他的城就难办了。”于是占据西南山,俯瞰城中。城中人将守将绑起来出降。李责力进军,连拔十六城。郭待封用水军渡海,直趋平壤。乾封三年(668)二月,李责力率领薛仁贵攻克扶余城,周围三十个城都望风请降。庞同善、高亻品、镇守新城,男建派兵来袭击,薛仁贵来救高亻品,战于金山,不能取胜,高丽兵鼓噪而进,锐不可当。薛仁贵拦腰攻击,大破高丽,斩首五万。进而捣破南苏、木礛、苍岩三城,引兵一路攻城,来与李责力会合。

  侍御史贾言忠回朝汇报,皇帝问及军事,言忠说:“高丽必平。过去先帝发兵问罪,所以不能如意的原因是高丽无衅可乘。俗话说‘军无媒、中道回’。如今男生兄弟相斗,男生当我的向导,国内虚实,我已尽知;再加上将帅忠心,士兵效力,所以臣说必平。再说,高丽秘记中说‘:不到九百年,定有八十大将倾灭高丽。’高氏自汉朝立国,至今已九百年;李责力年已八十,也正应验。更兼高丽连年饥馑,卖人充饥,地震裂,狼狐入城、田鼠咬门各种怪异,人心惊惶,怎能不亡呢?”

  男建将五万兵袭击扶余,李责力在萨贺水上将他击破,斩首五千,俘获三万人,器械牛马无数,进而攻下大行城。刘仁愿领命与李责力会合,但误了期。召回朝本该斩首,赦罪改流放姚州。契必艹何力于鸭绿江与李责力军会师,攻克辱夷城,全力围困平壤。九月,高藏派男产率首领一百人竖白旗请降,且请入朝,李责力以礼与之相见。而男建还在固守,每战均败。大将僧人信诚派人来约,愿做内应。

  过了五天,打开城门,王师鼓噪而入,纵火烧城门,烈焰蔓延,男建计穷欲自杀,被捉未果。高藏也被擒。总共收取高丽五部一百七十六城,六十九万户。诏令李责力顺道献俘昭陵,然后凯旋。十二月,皇帝在含元殿,引见李责力等人并斥责俘虏之罪。因高藏政不由己,赦罪,任司平太常伯;男产先降,也赦罪,任司宰少卿;男建则流放黔州,百济王扶余隆流放岭外;任献诚为司卫卿,信诚为银青光禄大夫,男生右卫大将军;升任契必艹何力为行左卫大将军,李责力兼太子太师,薛仁贵为威卫大将军。分其地置都督九府、四十二州、一百县,再置安东都护府,选择酋长中有功劳的任都督、刺史及令等职,与华人参治百姓,薛仁贵为都护,统兵镇守。这一年因平定高丽,行郊祭礼,感谢天助。

  总章二年(669),迁徙高丽人民三万人到江淮、山南。大长钳牟岑率众造反,立高藏的外孙安舜为王。诏令高亻品、李谨行并为行军总管,率东州道、燕山道之兵讨伐,派司平太常伯杨日方安抚收纳逃亡离散之人。安舜杀了钳牟岑逃到新罗。高亻品迁都护府到辽东州,在安市击破叛军,在泉山又胜一仗,俘虏新罗援兵二千人。李谨行在发卢河打败叛军,两次战役,杀、俘的达万人。这时,平壤荒残不堪,不能驻军,高丽兵相率奔新罗,前后共四年才平乱。当初,李谨行将妻子刘氏留守伐奴城,高丽人攻来,刘氏披甲率兵坚守,高丽兵退,皇帝嘉奖她,封为燕郡夫人。

  仪凤二年(677),委任高藏为辽东都督,封爵朝鲜郡王。回到辽东,治理当地人民,原先迁来分居于各州的高丽人也都送归原地。将安东都护府迁到新城。

  高藏与....合谋反叛,事泄露,被召回流放到邛州。将他的人分散迁到河南、陇右各州,贫弱者则留在安东。高藏在永淳初年死,追赠卫尉卿,葬在颉利墓东,墓前竖碑。不少旧城并入新罗,高丽旧户分散投奔突厥、....,从此,高氏君长绝代。垂拱年间,封高藏的孙子宝元为朝鲜郡王。圣历初年,进任为左鹰扬卫大将军,封为忠诚国王,让他统率安东旧部,事竟不行。第二年,任高藏的儿子德武为安东都督,后渐渐自立成国。到元和末年,派使者来朝贡献乐工。
<
目录
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