翟义传

简体浏览|繁體浏覽
  翟方进的小儿子翟义,字文仲,少因父任职为郎,渐升诸曹,年二十出京为南阳郡都尉。
  宛县令刘立与曲阳侯为婚,又一向闻名州郡,轻翟义年少。
  翟义代行太守事,巡行至宛县,丞相史在传舍,刘立带着酒肴谒见丞相史,对饮未完,碰上翟义也前往,外吏告诉都尉刚到,刘立语言如故。
  一会儿翟义到,通名后直接入内,刘立才跑下来。
  翟义回传舍,大怒,佯以他事召刘立到,用主守盗十金为名,贼杀无辜问罪,部掾夏恢等拘捕了刘立,传令送邓县狱。
  夏恢也以为宛是大县,恐被篡夺,告诉翟义可以因随太守巡视县让刘立随行就送到邓县狱。
  翟义说“:要命令都尉自送,不如不收捕!”用车装着围绕宛平一周才送邓县狱,吏民不敢动,威震南阳一带。
  刘立家人轻骑快马从武关入京师告诉曲阳侯,曲阳侯报告成帝,帝以此问丞相。
  方进差遣官员命令翟义放出宛令。
  宛令已出,差吏回来报告情况,方进说:“小儿未知为吏也,他以为入狱当就死了。”后翟义犯法免官,又从家里出来做了弘农太守,调任河内太守、青州牧。
  任职之处都很有名,有父之风烈。
  调为东郡太守。
  几年后,平帝崩,王莽暂居皇帝之位处理政务,翟义心恶之,便对姐姐的儿子上蔡陈丰说:“新都侯代理天子位置,号令天下,故意选择刘家年幼者为儿皇帝,学习周公辅成王之义,来试天下人心,一定取代汉家。
  方今刘室衰弱,外无强大的蕃属国,天下低首服从,没有谁能扭转国难。
  吾幸得充数丞相之子,身为大郡,父子受汉厚恩,按礼义应当为国讨贼,来使社稷安定。
  想举兵西诛不当代理皇位的人,选择刘家宗室子而立之。
  如果时命不成,为国死而身死名立,还可以在先帝面前不惭愧,现在要发兵了,你肯跟随我吗?”丰年十八,勇壮,答应了。
  翟义遂与东郡都尉刘宇、严乡侯刘信、信弟武平侯刘璜合谋。
  及东郡王孙庆一向有勇略,又明兵法,征召在京师,翟义乃诈传书以重罪传逮孙庆。
  于是在九月都试日斩观县令,趁机强制其车骑官士,招募郡中勇士,部置将帅。
  严信侯刘信是东平王刘云之子,云被诛,刘信兄开明继承王位,又死而无子,而刘信子刘匡又立为王,所以翟义举兵并东平,立刘信为天子。
  惟义自号大司马柱天大将军,以东平王师父苏隆为丞相,中尉皋丹为御史大夫,传檄郡国,言王莽鸩杀孝平皇帝,假传代理尊号,今天子已立,共同执行上天惩罚。
  郡国皆震动,等到山阳时,已有众十余万。
  王莽听说这消息,大惧,乃拜他的同党亲信轻车将军成武侯孙健为奋武将军、光禄勋成都侯王邑为虎牙将军、明义侯王骏为强弩将军、春王城门校尉王况为震威将军、宗伯忠孝侯刘宏为奋卫将军、中少府建威侯王昌为中坚将军、中郎将震羌侯窦况为奋威将军,总计七人,自己选择任命关西人为校尉军吏,带领关东甲卒,发快马命令击翟义。
  又用太仆武让为积弩将军屯函谷关,将作大匠蒙乡侯碩并为横碪将军屯武关,羲和红林侯刘歆为扬武将军屯宛,太保后丞丞阳侯甄邯为大将军屯霸上,常乡侯王恽为车骑将军屯平乐馆,骑都尉王晏为建威将军屯城北,城门校尉赵恢为城门将军,都统领着兵自备。
  王莽抱着儿皇帝会群臣而称说“:昔成王幼,周公摄政,而管叔、蔡叔挟禄父而叛,今翟义也挟刘信而作乱。
  自古大圣王尚惧此,何况臣王莽才识短浅器量狭小的人呢?”群臣皆曰:“不遭受此变,不能显示圣人之德。”于是王莽依《尚书》作《大诰》说:“汉室孺子还不能承大业,天将威明,遗我居摄宝龟,又太皇太后傅丹石之符诏予居摄践祚,如周公故事。
  今翟义、刘信兴师动众,挟持刘信,相与争帝。
  予卜并吉,辄令大将、郡守、诸侯相、令长,伐车郡以宁天下,保其孺子,非为我忧,予不敢僭上帝命,唯兴我汉室。
  太皇太后继我汉室,亦为帝室,鲜有若此勤哉!天其佑我汉室,予不敢不竭力以辅祖宗,予闻孝子善继人意,忠臣善成人之事。
  今天将定于汉,唯险恶之人,翟义、刘信大逆不道,岂知命之不易乎?予令众辅东征,当指日可克。”王莽乃遣大夫桓谭等到处宣谕天下诸人士以及返位于孺子者。
  封桓谭为明告里附城。
  诸将东至陈留、..,与翟义会战,破之,斩刘璜首。
  王莽大喜,又下诏说“:太皇太后遭家不造,成帝、哀帝、平帝三代天子,绝而复续,恩没有比这厚的,信未立之。
  孝平皇帝短命早崩,幼嗣年幼,诏予居摄。
  予承明诏,责任重大,予战战兢兢,不敢安息。
  伏念太皇太后经理,千载之废,于今乃成,道德差不多与唐虞相匹。
  功德与殷周相比。
  今翟义、刘信谋反,欲害我孺子,翟义、刘信二家积恶,已遭天灭。
  讨海内之仇,功效卓著,予甚嘉之。
  《司马法》说‘:赏不逾时,’欲使民很快看到为善之利,今先封车骑将军孙贤等五十五人皆为列侯,户邑之数别下。
  遣使者持黄金印、赤碿绶、朱轮车,在军中拜授。”因大赦天下。
  于是吏士精锐者攻围翟义于围城,破之,义与信弃军脱身逃亡。
  至固始界中捕获翟义,尸被磔陈于都市。
  终不得刘信。
  开始,三辅闻翟义起兵,从茂陵以西至氵开二十三县盗贼并发,赵明、霍鸿等自称将军,攻烧官署,杀右辅都尉及碫令,抢劫吏民,众十余万,火见未央宫前殿。
  王莽白天夜晚抱着儿皇帝祈祷祖宗。
  又拜卫尉王级为虎贲将军,大鸿胪望乡侯阎迁为折衡将军,与甄邯、王晏西击赵明等。
  五月,虎牙将军王邑等自关东还,便引兵西进。
  强弩将军王骏因无功免官,扬武将军刘歆回到原官。
  复以王邑弟侍中王奇为扬武将军,城门将军陈恢为强弩将军,中郎将李蓔为厌难将军,又带兵西进。
  二月,赵明等消灭,诸县都平定,还师振旅。
  王莽便置酒白虎殿,犒劳招待将帅,大封赏。
  先此益州蛮夷及金城塞外羌人反叛,当时州郡击破之。
  王莽乃并录,按小大为差,封侯伯子男总计三百九十五人,说:“都因愤激,东指西击,羌寇蛮盗,反虏逆贼,不能旋踵,应时歼灭,天下归顺”之功封赏。
  王莽于是自己说大得天人之助,到那年十二月,便即位为真。
  当初,翟义收宛令刘立,听说翟义举兵,上书朝廷希望备军为国讨贼,内报私仇。
  王莽提拔刘立为陈留太守,封明德侯。
  起始,翟义兄翟宣居长安,翟义未发兵时,家里屡次有怪,夜闻哭声,听之不知在何处。
  翟宣教授诸生满堂,有狗从外入,咬他家中群雁数十,等到惊呼救时,已都断头。
  狗跑出门,找不到它的去处。
  翟宣大恶之,对后母说:“东郡太守翟义一向卓异不凡,今多次有恶怪,恐有妄为而大祸到了。
  太夫人可回娘家,为弃去翟家,以避其害。”母不肯去,数月后果然败。
  王莽尽毁翟义宅第,灌注污水。
  挖开父翟方进及在汝南的先祖坟墓,烧其棺柩,夷灭三族,诛及同宗后人,到皆同一坑,用野葛狼毒之类并埋之。
  并下诏于濮阳、无盐、围、槐里,碬至五处建表木,书曰:“反虏逆贼碭鲵(大鱼为害者)。”在此长吏常于秋天循行,勿令毁坏,以惩邪恶不正。
  起初,汝南原有鸿隙大陂,郡因此富饶,成帝时,关东几次之灾,陂水溢为害。
  方进为相,与御史大夫孔光共差遣掾巡视,以为除去陂水,其地肥美,节省堤防费用而无水忧,遂上奏去掉。
  等翟氏灭,乡里归恶,言方进请陂下良田不得而上奏去掉陂。
  王莽时常枯旱,郡中追恨翟方进,童谣说:“坏陂谁?翟子威。
  饭我豆食羹予魁。
  反又复,陂当复。
  谁个说,两黄鹄。”司徒掾班彪说“:丞相方进以孤童携老母,到京师寄居作客,身成宗儒,致位丞相,到极点了。
  当王莽兴起,虽可乘天威,有孟贲夏育之勇,亦不能胜敌。
  翟义不量力,怀忠发愤,结果使其宗族坠落。可悲啊!”
<
目录
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