酷吏传

简体浏览|繁體浏覽
  孔子说:“用行政法令来引导,用刑罚来约束,百姓只是避免犯罪而没有羞耻之心;用道德来感化,用礼义来约束,百姓不但有羞耻之心,而且行为正当。”老子说“:上等德行的人顺应自然,不在口头上讲什么德行,故他有实实在在的德行;下等德行的人,不失形式上的德行,故他没有合乎本性的德行。
  法令越是明白具体,盗贼反而更多出现。”这话准确可信呀!法令,是治理天下的工具,但不是决定政治好坏的根源。
  以前,天下的法网曾经是极严密的,但是,邪恶欺诈之事,仍不断发生,到了最严重的时刻,上上下下相互欺诈,以至于国家不能振作。
  在这个时候,官吏治民好像抱薪救火、扬汤止沸一样,不拿出凶猛严酷的手段,怎么能够胜任其职而愉快呢?讲求道德的人没法完成他的任务啦。
  所以说“:处理诉讼,我如同别人一样,如果有不同,那就是不发生诉讼呀!”“庸人听见讲道德就哈哈大笑。”这不是假话。
  汉朝兴起,废除秦代的繁规苛法,改为简约宽厚的法律,压抑奸巧而提倡忠厚,法网宽疏到可以漏掉能够吞噬船只的大鱼。
  可是官吏的治绩很好,不为非作歹,百姓太平晏安。
  由此看来,国家的安宁在于道德的力量,而不是严酷的法令。
  汉高后时,酷吏只有侯封,欺凌皇族,凌辱功臣。
  吕氏集团垮台后,就诛杀了侯封一家。
  汉景帝时,晁错因用心苛刻严峻,多凭权术来施展其才能,所以七国叛乱,针对晁错发难,晁错最终被杀。
  那以后有郅都、宁成这些人。
<
目录
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