柳元景传

简体浏览|繁體浏覽
  柳元景字孝仁,河东解县人。他的高祖叫柳纯,位至平阳太守,没有上任。曾祖叫柳卓,从本郡迁居襄阳,官到汝南太守。祖父柳恬,是西河太守。父亲柳凭,是冯翊太守。

  柳元景少年时期就熟悉弓马,多次跟随父亲讨伐蛮人,以勇敢著称。他少言寡语,有器识,荆州刺史谢晦听到他的名气,曾经邀请他,还没有来得及去而谢晦失败。雍州刺史刘道产深爱他的能力,正赶上荆州刺史江夏王刘义恭又召用他,刘道产对他说:“很久就打算让您屈尊来这里任职,现在贵王相召,难以相留,违背心意会显得无知。”服丧期满,逐步升迁为刘义恭司徒太尉城局参军。文帝见到后又十分欣赏。

  在此以前,刘道产在雍州有良好的政治教化,远方的蛮人都出来归顺,缘沔河两岸住下组成村落,户口繁盛。等刘道产死后,群蛮大肆进行抢掠。孝武帝西镇襄阳,刘义恭推荐柳元景,于是便任命他为武威将军、随郡太守。等到任以后,他广设策略,斩杀和俘虏了数百人,郡内治安肃然。

  随王刘诞镇守襄阳,柳元景调为后军中兵参军。后来朝廷大举北侵,让诸藩镇各出军队,元嘉二十七年(450)八月,刘诞派遣尹显祖兵出赀谷,鲁方平、薛安都、庞法起进入卢氏,田义仁兵出鲁阳,加任柳元景为建威将军,担任各军总的统率。

  后军外兵参军庞季明,是三秦显贵的豪门世族,请求进入长安,招抚关、陕一带,于是从赀谷进入卢氏。卢氏人赵难接纳了他。柳元景率领军队继续前进,因为前锋深入,孤军没有后继部队,所以柳元景派人驰马传令,让尹显祖进入卢氏,以作为各路军队的声援。柳元景因为军粮不足,难以长久相持,于是便束马悬车,把军队引上了百丈崖,路出温谷而进入卢氏。庞法起等军队前进驻扎在方伯堆,离弘农城五里路。柳元景引军度过熊耳山,薛安都驻军在弘农。庞法起前进占据潼关,庞季明率领鲁方平、赵难诸军开向陕州。十一月,柳元景率领众军到达弘农,扎营在开方口。仍然以柳元景为弘农太守。

  起初,薛安都留住在弘农而诸军已经进到陕州。柳元景到了以后,对薛安都说:“您不要坐守空城,而让庞公孤军深入,应该抓紧进军。”众军都来到陕州城下,排列开军营而对他们进行逼迫,并且一齐大造攻城器具。

  魏朝的城镇临着河,十分牢固,他们恃险自守。庞季明、薛安都、鲁方平、尹显祖、赵难诸军频频进攻而没有攻下,薛安都、鲁方平各自在城东南列阵,以等待他们。魏兵大量出阵,先用轻骑挑战,薛安都怒目横矛,单骑冲上阵地,向四外奋勇突击,左右的人都纷纷后退,杀伤的人不可胜数,于是众军一齐呐喊前进。魏朝放出了很多突骑兵,众军都很忧虑。薛安都十分恼怒,于是便脱去头盔,解下所带的铠甲,只穿一件绛色的两当衫,马也去掉了鞍具,驰入了贼阵。猛烈咆哮,所向无前,挡着刀锋的无不应刃而倒。就这样连续进行了好几次。每次进入,众军无不披靡。

  在魏军即将到来的时候,鲁方平派遣驿马报告了柳元景。当时各军粮食已经用尽,各自只剩下了几天的粮食。柳元景正在督促义租并且收缴驴马以准备运粮,他派军副柳元怙挑选了步骑兵二千人赶去应付陕州的紧急情况。他们卷起盔甲兼程前进,一夜功夫就赶到了。第二天早晨,魏军又出来,在城外列阵。鲁方平的各军都排成一列,薛安都率领着骑兵,鲁方平率领着步卒,在左右形成犄角,其余的各义军正在城西南列阵。鲁方平对薛安都说:“现在强敌在前,坚城在后,是我们拼死的日子。您如果不进,我就要斩您,我如果不攻,您就要斩我!”薛安都说:“您说的对。”于是交战。薛安都无比愤怒,横矛直前,杀伤的人很多。流血都凝聚在肘后。矛折断了,换了一根又重新杀入,军副谭金率领着骑兵随后奔杀。从清晨一直战到黄昏,魏军大败,反绑双手而押送到军门前面的有两千多人。诸将想把他们全部杀掉,柳元景认为不可,于是便全都释放让他们返回。都高呼万岁而去。

  当时北侵的各军王玄谟等人败退,魏军深入。文帝认为柳元景不应该单独进军,暂且让他回军。诸军便从湖关度过白杨岭出往长洲,薛安都断后,宗越做他的副手。庞法起从潼关向商城,与柳元景会师,庞季明也从胡谷南归,都是有功入京。刘诞登城远望,以鞍下的马送给了柳元景。

  当时鲁爽正在开向虎牢,又让柳元景率薛安都等人北出,鲁爽才回来。柳元景再次出兵北侵,在境外树立了很高的威信。

  孝武帝入京讨伐元凶刘劭,以柳元景为咨议参军,配了一万人作为前锋,宗悫、薛安都等十三军都隶属在他的统率之下。当时义军的船只小而简陋,担心水战打不过贼军。到了芜湖,柳元景大喜,倍道兼程到了新亭,依山建起营垒栅栏,东西都占据着险要地势。他给军中下令说:“鼓声太频繁容易气衰,叫喊太多力气易尽,只需要各自衔枚猛战,完全听我营中的鼓声。”柳元景观察贼军衰竭,才下令打开营垒呐喊着冲向敌人,贼军大败。刘劭又亲自率领其余的兵众前来进攻军垒,又把他们杀得大败,元凶劭仅只自己一人逃免。皇上到新亭即位,以柳元景为侍中,兼左卫将军,不久转为宁蛮校尉、雍州刺史,监雍梁南北秦四州、荆州的竟陵随二郡诸军事。起初皇上在巴口,问柳元景事平以后有什么要求。回答说:“希望回到家乡。”所以才有这一任命。

  起初,臧质起义,以为南谯王刘义宣软弱容易控制,打算推举他,暗中报告了柳元景,让他率领手下的军队西还。柳元景就把臧质的信交给了孝武帝。告诉他的送信人说:“臧冠军一定是不知道殿下现在的义举,正应该讨伐叛逆,不容许西还。”臧质因此十分恨他。到了柳元景做了雍州刺史,臧质担心他会成为荆州、江州的后患,称说皇上的爪牙不适合远出。皇上违背了他的话,更以柳元景为领军将军,加散骑常侍,封为曲江县公。

  孝建元年(454)正月,鲁爽反叛,派遣左卫将军王玄谟去讨伐他。加任柳元景为抚军将军,假节杖,设佐官,继王玄谟之后。后来让他兼任南蛮校尉、雍州刺史,加任都督。

  臧质、刘义宣一齐反叛,王玄谟在南面占据梁山,垣护之、薛安都占据历阳,柳元景出兵屯驻采石。王玄谟请求增兵,皇上让柳元景进驻姑孰。柳元景把精兵全部派出去帮助王玄谟,而以病弱兵士守营。所派出的兵士打出了很多旗子,从梁山望去好像是数万人,都说是京城的兵全部开来了,于是战胜。柳元景与沈庆之都以本号加封开府仪同三司,改封柳元景为晋安郡公。他坚持推辞开府。又担任领军、太子詹事,加任侍中。

  大明三年(459),他担任尚书令,太子詹事、侍中、中正职务依旧。因为封地在岭南,改封为巴东郡公。又命令他为左光禄大夫、开府仪同三司,侍中、尚书令、中正依旧不变。他又辞让开府。于是与沈庆之都依照晋朝的密陵侯郑袤不接受司空的旧例。

  大明六年(462),晋升为司空,侍中、令、中正职务依旧。又坚持辞让。于是授给他侍中、骠骑大将军、南兖州刺史,留在京城负责守卫。孝武帝逝世,他与太宰江夏王刘义恭、尚书仆射颜师伯一齐接受遗诏辅助幼主,调为尚书令,兼任丹阳尹,侍中、将军依旧不变。加封开府仪同三司,配给仪仗二十人。他坚持推辞仪仗。

  柳元景少年时期家中贫苦,曾经出京到了大雷,天黑了非常寒冷,很为羁旅而感慨。岸边有一个老父自称善于相面,对柳元景说:“您将大大富贵,位至三公。”柳元景以为是开玩笑,说:“人生能避免饥寒就是很幸运的了,哪里敢盼望富贵!”老父说:“以后您会想起我来的。”等富贵后再去找他,却不知他在哪里了。

  柳元景由将帅起家,等他执掌了朝政,管理政务虽然不是他的所长,却有弘雅的美名。当时在朝的要人大多经营产业,只有柳元景独自无所经营。江南岸有几十亩菜园,守园人卖菜得了三万钱,送还给家里。柳元景生气地说:“我开这个园子种菜,目的是供家中吃的,却又卖了取钱,是要夺百姓们的利吗?”结果把钱送给了守园人。

  孝武帝严厉暴虐无常,柳元景虽然受到了宠幸的待遇,却总是担心遭到祸患。太宰江夏王刘义恭以及各位大臣无不小心翼翼,不敢互相来往。孝武帝逝世,刘义恭、柳元景等互相说:“今天才算免除了横死。”刘义恭与刘义阳等诸王,柳元景与颜师伯等常常互相邀请奏乐酣饮,夜以继日。废帝少年而有凶德,内心不能平衡,杀掉戴法兴以后,悖谬之情暴露,刘义恭、柳元景担忧恐惧,便与颜师伯等谋划废除皇帝,立刘义恭,犹疑未决。事情被发觉,废帝亲自率领宿卫兵出阵讨伐,他以诏令的名义召见柳元景。左右的人跑来报信,说兵刃戒备情况反常。柳元景知道灾祸到了,整顿朝服乘上车子,应召出门。遇上弟弟车骑司马柳叔仁穿着军服,左右壮士几十人,打算拒绝服从命令。柳元景苦苦禁止。等出了街巷,军士大批开来,柳元景下车受死,表情十分安静。

  他的长子柳庆宗很有才干,而性情不同寻常,孝武帝让柳元景把他送还襄阳,在途中赐他自杀。次子嗣宗、绍宗、茂宗、孝宗、文宗、仲宗、成宗、秀宗到现在都遇祸。柳元景有六个弟弟:僧景、僧珍、叔宗、叔政、叔珍、叔仁。僧珍、叔仁和子侄在京城和襄阳死掉的有几十人。柳元景的少子柳承宗、柳嗣宗的儿子柳..都在怀孕中,从而获得保全。明帝即位,赠柳元景为太尉,配给仪仗三十人,羽葆、乐队一部,谥号为忠烈公。
<
目录
>